adminmin

關於 adminmin

這名用戶沒寫入任何描述
So far adminmin has created 130 entries.

Fly Tying Proportion-毛鉤綁製比例- 寫在前面

毛鉤綁製比例系列文章是筆者在2008年Josh隨想手札中的作品,在此應某位釣友的需求再度貼出

如果有些人覺得這篇打到臉,筆者只能說被我打臉是正常的,筆者在2000年點出台灣自詡毛鉤釣者犯的錯誤到2018仍然適用,是要怪我愛酸還是自承不用功沒有進化,顯然後者的成分要佔87%了;更甚者聽過有人發言:某某人讓台灣毛鉤界倒退20年的說法。那麼筆者就好奇了,平平是辛苦累積知識的人,為何要無私無價奉獻給一堆只想操魚的爛人? 有那個屁股怪人害哪裡倒退多少年。不如檢討自己有沒有認真學習過又無私貢獻過,讓台灣前進多少年。如果答案是沒有,甚至講倒退言論的人才是自己凹私房漁點中飽圖利的壞分子,那又有神馬立場講這種「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的鬼話呢? 各位說是吧?

==============本文===============

Fly Tying Proportion-毛鉤綁製比例- 前言:
讀者是不是有過這種經驗:在論壇上看到某些才子創作的「雞毛撢子」若蟲感覺怪怪的,看到老手綁的墮「若」毛鉤卻覺得理所當然?平平是若蟲毛鉤,難道大師加持過的就不一樣?事實上,並不是小普羅用的材料便宜而不對勁,老手用了進口匈牙利鵪鶉毛當翅鞘就一百分;材料價格跟面子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在於比例失調跟顏色或擬態錯誤造成的「違合感」!

西式毛鉤開宗明義第一要義是「觀察自然」。筆者當然想問發表「雞毛撢子」若蟲的高手:您該不會沒實際或是認真觀察過水生昆蟲的外觀吧,怎麼會綁出頭胸這麼大的若蟲?討論毛鉤綁製時,首重「動態模擬」與「靜態模擬」 (這個左先生文章中已提到過,筆者就不重複了),水下的毛鉤的泳姿、泳態,水面毛鉤的反光、翅膀投影等,都是觸發魚類索餌反應的關鍵要素,屏除這些要素會大大降低就餌率,同時降低使用自己綁製的毛鉤樂趣。

「我綁的比較釣不到,不過釣到時的開心程度筆墨無法形容!」天才小釣手如是說,但是要是一直比較釣不到咧?一直催眠自己好開心嗎?這就見仁見智了。 (靠北我怎麼料事神準噹到10年後的某些人啊?)

這是引用自Global Fly Fisher網頁的傳統鮭魚毛鉤,您要是肯點進去看就會發現毛鉤各部配方都有定稱、比例、規範,而且鉤子的型號及大小也是綁死的,因為這是數百年來洗鍊後的結果。

(原圖出處為 http://globalflyfisher.com/tiebetter/anatomies/salmonfly_anat.htm 連結似已經流失)

話說當一門毛鉤綁到釣者看了都覺得不對勁,每天在吃這些昆蟲的魚遇到上述「比例突兀的變種若蟲」難道不會嚇到?毛鉤綁製的第一個前提並不是「創造」而是「擬真」!釣者當然可以創造毛鉤,但是創造毛鉤要用來嚇魚還是用來釣魚是該在綁製前先三思的。 (靠北? 又噹到誰了? 哈)

這系列文章的重點在於討論毛鉤設計跟綁製上,動態、靜態模擬的幾個觀念與通則。您當然也可以完全略過這些題材不看,開開心心地把各式五金材料加在鉤子上,然後到水邊享受釣魚的樂趣。只是當路人或釣友問問題的時候別說您是在「玩毛鉤」,請說您是在「做Trial and Error- 勘誤實驗」,拜託拜託 & 謝謝!

 

考試59分的學生堅持要進步到87分

好幾年前在網路上看到有個不知道誰的講了句類似<真遺憾,沒能讓大大們看到這些人上法庭龜縮的樣子>的發言,一些傻理呱基的鄉民紛紛推推,後來其他網神爆料有人出場是去當證人的,而且還有些花絮可以說說。

印象中聽過某些證人不但出庭會睡過頭遲到,把他的委託人搞得森七七好怕怕只能一路吹口哨壯膽,講出來的證詞也笑料百出跟拿汽油桶救火沒兩樣。

真的是證明了PTT上說的:「不怕神般對手、就怕豬般隊友」的真理

 

其實想想也合理,大家都知道,在公堂之上是比87程度還是講證據,應該不用多說明;小學生也知道告狀要拿出證據,拿不出證據就自己乖乖吃下去,沒證據比大聲咆哮老師也只是當這個小學生家教欠缺,多多少少要擔心以後讀不完高中,家裡面的人會不想跟他一起住,教裡的人再可憐他也不想跟他往來之類的未來困境…

講這麼多不由得想起某片搞笑電影中:兼職司法人士(方塘鏡之類的角色?)偷偷跟衙門協商,非但橋不攏案情,還討價還價、出爾反爾,被縣太爺一怒叫他以後不用來,最後輸了官司灰溜溜衝出衙門的情境,那個電影名稱我忘了,但是那個夾著尾巴的樣子印象超深刻,可惜日子久了找不出畫面了

(迷1:好像網路上說去的地方也不是法庭,是別種場合,所以有人連去了哪都搞不清楚,講的話能信嗎?)

(迷2:哎呀,有人因為沒人肯當隊友只好找蜘蛛當證人,但是有地方搞魚就不會主動找證人了,果然人生要甘於被利用,才能當戲裡面的甘草人物啊)

 

我女兒說尚青超酷的,所以我貼在這邊充門面,不然還真的忘記是哪片電影的橋段

後來還聽到海外傳來的消息說尚青不只是不回家,其實是在外面搞小三搞到生了小孩所以有家歸不得,天兵公園的劇情能夠這麼火辣又問心無愧,我看還是別給小孩看卡通好了!! 

撰寫由 |五月 17th, 2018|老闆碎碎念|0條評論|

南投水里毛鉤屋教學活動圓滿完成

2017.03.18 南投水里毛鉤屋教學活動圓滿完成!

這次毛鉤屋前往中部開課成功,首先非常感謝閒大的大力幫忙,解決了授課場地及午餐;另外也很謝謝何先生促成這次活動,以及FACT中部的夥伴、毛鉤屋北部的好友,一塊來共襄盛舉!

這次課程中,我們於教學的方向及技巧也一樣獲益不少!
因此非常感謝所有與會的釣友!!
有各位的支持,我們未來一定會再找機會開設其他相關課程,與大家分享西式毛鉤的趣味與技法。
再次謝謝大家!

 

撰寫由 |三月 21st, 2017|毛鉤綁製, 課程紀錄|0條評論|

淺談漂浮若蟲

毛鉤屋將於南投水里進行毛鉤綁製與實戰拋投課程,其中要介紹的一種毛鉤「漂浮若蟲」,是這次上課的重點!

這款毛鉤,可廣泛運用於台灣溪釣,針對粗首鱲、馬口魚,尤其是馬口魚,特別容易被這款毛鉤吸引!
理由很簡單!
這款背部翅鞘由發泡所製作的漂浮若蟲,能提供穩定的浮力,並且就算長時間使用或經過多次抽餌、顫餌,還能保持一定的浮力,而馬口魚更是容易因為落水聲、毛鉤撥水聲等,衝出來捕食!
要注意的是,山岳型溪流的大馬口,偏好躲在岸邊的樹蔭下,因此拋投不是求尖求遠,而是要精準送抵標點,並且不會掛上樹枝。

 

這些技法,將會於本週六3/18,為網友實際示範,以及指導。

撰寫由 |三月 21st, 2017|毛鉤綁製, 課程紀錄|0條評論|

毛鉤屋2017/3/18南投綁製拋投教學

各位釣友好!這次毛鉤屋教學課程訂於3/18(六)在[台中]舉辦,將針對溪哥、紅貓、馬口等常見對象魚做釣場判讀及拋投重點教學,且將破例一口氣介紹兩種羽化式毛鉤,來上課的學員必定能藉此學到多種重要的材料觀念及綁製手法。
雖然「羽化」僅是水生昆蟲生活史中極短暫的過程,但卻也是水生昆蟲最脆弱、最容易被魚類捕食的時刻,掌握好羽化式毛鉤的使用場域及時機,往往能在他人沒看穿的時間點讓你有意想不到的斬獲,故羽化式毛鉤的教程絕對不容錯過喔。

日期:2017/03/18(六) ;集合上課地點將在開課一週前通知報名學員 <<上課地點在 南投縣水里鄉民權路109號>>
教程上半場: 毛鉤綁製教學 (9:30~12:30)

費用:綁製材料費每款$300 (一款套組可製作10隻毛鉤)
當天中餐於就近餐廳用餐, 餐費為$300
教程下半場: 釣場判讀及拋投手法教學 (13:30~16:30)
裝備:#2-3 釣竿(可借);涉水服裝 (請自備)
課程報名方式:請表明欲報名台中課程並留下您姓名與電話等聯絡資料;礙於師資人數,學員的上限為15人,故請及早報名。

報名管道如下:
1. 發訊息給毛鉤屋粉絲團 #毛鉤屋 或
2. 來信flyhouse@livemail.tw
謝謝!

撰寫由 |三月 21st, 2017|課程紀錄|0條評論|

威龍闖天關 II

之前是因為宋世傑縮了不敢去吉官,被她太太嘲諷不是男人

才有前一篇的XX縣太爺全家OO的梗,跟後來被何知縣掌嘴的梗

搞笑一氣呵成!! 

 

 

 

前後比對起來,梅姑演的女人比男人還男人!! 片中不管是人生開店志願還是吉官,果然還是老婆說了算!! 宋雖然是個專業吉,但是大方向還不如女人看得清楚啊,哈!

所以到底是含X待X,還是吉到底啊,大人?

撰寫由 |三月 17th, 2017|老闆碎碎念|0條評論|

威龍闖天關

想當年在美國中部拿學位啥都缺,一片錄影帶(年輕一輩的就請別問我錄影帶是什麼了…提年紀很傷人的)看個20次也是很剛好,威龍闖天關恰恰好是那時讓我稍解鄉愁的調劑… 看到後來都會背了,現在想到某些橋段還是不忍莞爾

拜託別XX大老爺全家的圈圈好吧,梅姑演這段超逗的 XD

 

撰寫由 |三月 10th, 2017|老闆碎碎念|0條評論|

戲如人生 人蔘好細

話說小店在戲謔的時候常常引用一些星爺或是其他電影梗,原因無非過往十數年的論壇筆戰經驗,找毛鉤屋這塊招牌進門來論戰毛鉤的沒八個也十個,而且上門的總是輸。

輸有輸的方式,贏有贏的品格。這就跟武師在比拳一樣,架式擺了就知道輕重,後面拿捏的是捶人要捶到多大力,臉太腫你下擂台會不會難堪的問題罷了,打的過程多精彩反而是其次。所以如果能用比較輕鬆的方式排解,順便幫旁觀者上一課知識,毛鉤屋也不想下手太重。畢竟能夠客客氣氣嘻嘻哈哈,有誰想臭個臉打人?

 

 

問題是下手太輕,輸的回家兩天就忘就裝蒜,下手重了,輸的回家憤憤不平,背後還是一樣處處造謠,這就是台灣毛鉤界的奇景吧?

上門來提問,光看用字就知道到底是想要求知還是要找麻煩,就算一開始姿態沒那麼張狂,過了兩三次馬腳就露出來了。諸如釣竿龍骨、前導線蒸氣矯直說、降落傘目印、竿顫、發喜帖、圍市、插廣告文… 哪個議題不是上門的挑釁? 又哪一次毛鉤屋沒有講得清清楚楚、眾皆大服? 之後挑釁的就會轉而私底下散佈毛鉤屋態度不好、很兇、知道比較多有什麼了不起…, 那似乎不打你打得大力點好像還欠道理來著了? (濾濕後面幾樁連莊也算是臉皮厚了,每次輸了人品輸了學理還每次起個新爐灶來戰,是笑話惹得不嫌多? 既然你撕破臉後還在大陸自稱[毛鉤屋的兔兒死]那就該知道毛鉤屋有多能打,是吧? ㄈㄈ1兼賣ㄈ1)

這不是欠扁嗎? 一開始客客氣氣好好跟你講,講道理時還分段揭露留你面子,結果你過程中還要張牙舞爪咄咄逼人,打輸了又要背後講壞話…。那毛鉤屋打你個鼻青臉腫讓大家看,不也是合情合理?

撰寫由 |三月 5th, 2017|老闆碎碎念|0條評論|

老獵人之死的啟示-8

後話:

提出這串分享最主要是希望我們能從前車之鑑學到教訓,避免自己犯了一樣的錯誤!特別是台灣有司對山林海溪管理方式一向是禁禁禁的便宜行事,又多所限制山林進出導致山老鼠猖獗,*多所限制近海泛舟運動導致非法漁民能放肆近海濫撈造成資源耗竭,忘了反而就是多鼓勵戶外活動,出事情時才有民間眾多高手助拳巡山。不然要是受害家屬每天抬棺去政府機構前抗議,各位官老爺上班會比較開心嗎?

 

*所以這次漁業署片面行政罰泛舟釣魚者,合理懷疑是在幫違法漁民護航囉?

舉例筆者這趟回國後,在網站分享了在加州看到的沉水線置線籃製作法,[部分釣友*]堅持如果當浪打過大腿,這個設計就不能應付、釣魚當頭,涉水過溪超過大腿是很正常的云云…

筆者的第一反應是:適用這種裝備的多數場合,站到深及大腿就是種對生命不負責任的行為,當自己寶貴的生命跟收穫擺在天平上,該怎麼取捨沒有兩難,只有對生命是否負責的正確教養!

其實身為山友、釣友、或是台灣不常見的獵友,臨場常會有種 [我再多撐一下就能大有斬獲] 的感覺,特別是平常出遊的機會有限者,更容易落入這樣的心態,卻常忘記[有付出才會有所得] 。有時要付出的風險成本遠高過所得到的,唯一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小命都不保了,玩得再盡興也都不值得!

您說,不是嗎?

 

 

*當然不是啥[部分釣友],是黑白切跑來出頭,但是講的都不是個道理啊: 水一旦淹過人的大腿,浮力導致失重失衡只要稍有推力就極容易摔倒,何以要倡導釣魚涉水淹過半身的做法? 再度證明我前幾篇寫的: 見義忘利的反差比照囉!!

老獵人之死的啟示-7

老獵人的死絕對是個悲劇,但我們能從中學到什麼經驗?

4. 保命重要!必要時,應採取緊急急難處理手段!
就野外求生要素:避難所、水、食物、火來看,這個個案中因為入夜及氣溫驟降兩個自然因子,避難所及生火取暖的急迫度最高,且可準備時間可能不足兩個小時!因為就老先生的情況,不進食還可以存活超過12小時,但是入夜後視野跟移動能力都會降到最低,且一旦失溫會馬上失去運動能力,進而凍斃,因此在這有三項要點提出:
[避難所] 應該要找在林中的背風處,並且儘量就地資材找樹枝作遮風保溫的小屋,但應避免利用山溝或濕冷洞穴。就算是只夠一人蹲在裡面的空間,只要在門口生起火也足以保溫保命。或許讀者會質疑:[不是說他身上沒有生火工具?]
[生火] 在雷特曼先生當時的情況其實不難!他身上的來福槍只要退彈敲掉彈頭,將身上其中一個口袋或是襪子邊緣私下來包住容易生火的材料,擊發底火後就有現成的燃燒火種!當地松針枯枝相當充足,只要火一生起 後續的熱源就無斷炊之憂!也就能養足體力,在隔天太陽出來後一路順著冰礫溪谷往下游走到縣道189號求救。雖然就老人家的體能,可能要跋涉約十個小時,但是絕對能保住一命!
另外就是[乾糧的儲備],口袋中多放一塊Energy Bar或Beef Jerky之類的食品,一包就能多撐4個小時不至於有飢餓的狀態,將能保持體溫,大幅增加活命的機會。

登西黃石的高山湖出發早餐前,李嘉亮前輩利用拳頭說明受風面、稜線、及避難所的選擇要領:要是萬一被雨淋濕,絕對不要傻傻呆在稜線上被風吹到失溫,應快速撤到背風面的林地中找遮蔽生火烤乾衣服。這時筆者問了個傻問題:[萬一燒山了怎麼辦?]

前輩眉毛一抬點出重點:你是要先冷死?還是要先擔心火燒山? 在場眾皆大服,再無疑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