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遊及漁法

講到拋投就想到啥子呢?

講到拋投就想到啥子呢? 

說到拋投會想到啥子呢? 尖尖又富奸? 還是提腕抬屁往前擠?? 現在股間吹起了一陣腥風.. 喵的新注音,我是要打谷間吹起了一陣新風,就不知道會吹去改哪邊? 讓我們等著看下去!! 

富奸老師表示: 我只是拖個稿, 有必要連我一起拉出來嗎?
不知讀者有沒有發現小店把拋投這樣的知識分類在漁法中而非專設一門分類? 為甚麼呢? 因為只要您把肌肉記憶跟裝備調整好了,其實拋投非難事。反而是錯誤的想望及思維會造成拋投的不順。 (例如用多鉤就下意識想要用力點甩,反而導致通通打結<另有專文說明>,或是用了大毛鉤一定要用力頓竿才會拋得遠) 

然而人是欲望的動物,心一旦走偏了,拋投方法就容易走樣,所以即便有人告訴你他身上證照很多,也不代表他能持續一本初衷維持原本的拋投路線。

但是問題就來了,人也是記憶力還不錯的動物,特別是記仇,有人會在堅持教義派的時候狠命打壓其他人的拋投邏輯,甚至痛幹慘幹追殺到別人家的部落格去罵YY(直到出來做生意之後再跪在牌坊前面洗門風希望別人家原諒他)。但等有人被舊大師拋棄要跟隨新的大師時,欺師滅祖到過去學的通通殺光光,新的才是吸棒棒。學長提醒時有人還會裝傻,推託說他[不記得了,有嗎? 那個時候他不感興趣吧~~哈]    (迷:這種時候就閉嘴可能比較好,當時不感興趣,表示你就不懂咩~ 既然不懂還敢去痛幹別人,等到幾年後發現自己要靠這個新技術抱大腿時,以前用的技術理論就又全廢棄了。 不然以前憑啥小去幹別人?   那TMD還真的是電腦硬碟中有壞軌~~ 還是別買TMD品牌的隨身碟或是繞線柄比較好喔!!)

記得台灣曾自辦過拋投考試,有些人考試期間小動作一堆想協商好考的教官給自己人,結果不如預期之後就森七七,謝師宴也不來了 (馬寇~ 這樣有比較安慰嗎? 小人到處都有啦~~ 不要生氣難過了)。但是台灣人的面子當然不能被放到地上踩~ 那個謝師宴後來誰埋單的? 幹! 是喵鉤屋付錢的喔!!  至於是誰這麼愛生氣? 小店帕吉反吉吉到銀! 只能翻翻籤詩看看翻到哪隻斬稻尾白眼狼囉,鳩咪~~閒話不多說,我們不妨看看筆者之前認識的一位Soon Lee前輩是怎麼詮釋SLP配合良好的停頓才能做出尖的窄翻圈! 

所謂SLP是Straight Line Path- 也就是竿先要劃出直線軌跡以利在前拋停頓時讓重量線上線腳呈現直線前進,並讓竿先產生的停頓點與上腳盡量貼近(擠~),才容易產生窄翻圈,也是時下流行考證照的協會非常強調的核心技巧~ 

 

題外話: 某政黨拿出來的部長都是些不稱職的法濾界人士啊,現在連內政部長都能任,真的是風往哪裡吹LP就往哪裡擺,還好我當年讀商科讀過企業倫理與道德而不是吉吉富吉吉,好險好險~ 。

 

後來聽說有人參加別人的活動時在背後被拍了張照片,明顯不是TLP也不是SLP,就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森七七說生日快樂不給他面子來著了!! 但是比較可能是新利用的要先低頭做好SLP,所以大概嘴巴沒空發聲音吧? (在此聲明是Tight Line Path/ Straight Line Path 絕對不是啥含X待X喔! 大人! 小店是有品格的!!)

看來今天溪裡面吹的是弧形風? 尖都尖不起來了!

在此感謝電力公司特派員大眼華斯基!! 毛鉤屋可是四五年前就會船型拋了喔~到底是誰不懂拋投不配評論竿子(那他媽你現在為何改用會顫的竿?)? 到底是誰說證照考了沒用然後一直拱人去考? 到底是誰駕照考完車子就不會開了啊???  到底是誰說軟竿不是做來拋投的後來又用硬竿手法拋軟竿?????

超SLP的!!  

哈! 哈哈! 哈哈哈!!  參考下楊師傅兩年前的隨手拋&學著點好嗎 ??

https://www.facebook.com/approachflyhouse/videos/1683812948610590/

 

老獵人之死的啟示-2

老獵人之死的啟示

當友人約翰早上抵達後,沒想到卻略帶歉意地告訴我們他介紹的釣魚導遊因故無法到場,今天的行程要改成步行!諸位團友客隨主便,當然都很有風度地笑著說沒關係,但是還是好奇背後發生了什麼情況。約翰略略說明:數日前一位八旬老爹拿著獵槍入山,結果就這麼一去不回!據稱到我們碰面的當天都還在找,而我們請的釣導熱心加入搜救行列已經數日,自然也無法到場。
聽到這樣的故事,除了關心老人家有沒有獲救之外,眾人也對這位捨利就義的導遊起了敬佩之心!多問幾句之後得了個大概的輪廓:老人家帶槍進山打獵後當晚就沒回家,家人報失蹤當晚警長馬上組織搜山,到我們抵達傑克森的當晚已經連續找了六天都沒有所獲,且失蹤地點附近還有人看到熊,所以大家都認為老人家凶多吉少,可能被野獸攻擊叼走了!

Grand Teton is the highest mountain in 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 in Northwest Wyoming, and a classic destination in American mountaineering. (Quote from Wikipedia)

提頓縣的山尖聳陡峭,蓋因當地地理特質山嶺層疊,素有犬牙交錯之名。當地最高峰是大提頓山(Grand Teton),大提頓遂因襲成為該區國家公園及縣治名稱;想要在這個區域的山地縱橫,沒有三兩三絕對是舉步維艱!但[大提頓]這個名稱卻令有名堂!大提頓一詞據稱是1830年代法裔加拿大獵戶在這個地區看到山形後以法文[大奶頭]命名這座山轉音而來的。在約翰告訴我們[大奶頭]的梗後,雖感難登大雅之堂,卻每每讓我們看到提頓縣公告及公務員時都會忍俊不住爆出笑聲!

 

為了趕上釣魚行程,關心歸關心,團友們自然也沒機會多想,隨著約翰驅車進入大提頓國家公園的蛇河流域,且在經過一段河床探勘後,靠著閱讀水文鎖定幾個有機會的釣點,在人生地不熟的廣闊蛇河河畔順利釣獲當地特有種鱒魚- 蛇河割喉鱒!割喉鱒在鰓蓋下方有一抹嫣紅的色斑,因此獲得割喉之名。蛇河河床相當廣闊,如果沒有釣導及漂舟引導,想在釣季尾聲靠步行順利釣獲蛇河割喉鱒,足夠的腳力經驗及毛鉤投餌技巧是絕對的必要條件!

滿是棘刺的草叢行至無路處仍可發現鹿的排遺,說明此處晨昏入夜後乃是動物的天下,人類僅是過客,即便釣魚時太陽高掛也不可掉以輕心!

 

老獵人之死的啟示-1

老獵人之死的啟示

2015/9為了圓夢筆者一行人展開為期十數天的黃石公園釣行,當我們風塵僕僕抵達懷額明州的提頓縣傑克森鎮時已經進入行程的第五天,此時諸位團友對高原環境適應與對鱒魚釣況掌握已進入狀況,時差與體力也恢復到正常水準。整趟旅程中雖不免拉車及長途健行,也沒少過風吹雨淋及劇烈溫差變化的考驗,但我們總還能保持皮毛光鮮、牙尖嘴利(此乃筆者濫用成語,小朋友請勿學習),這真的要歸功於小宋行程鬆緊安排得恰到好處,及嘉亮三不五時端出好酒好菜溫暖我們的五臟廟!延途瀏覽傑克森當地風景及建築風格外,一想到次日將要到蛇河進行[漂舟釣]行程,不禁心神嚮往、心中鼓起滿滿的期待!

 

圖為長達數百公尺的超級火車

公路之國滿載拉車之旅!四個小時的公路駕駛只是家常便飯,沿途鐵路恰好駛過載運煤礦的火車,在以時速50哩對向駕駛的前提下居然超過近兩分鐘才看到尾節,也算是長見識了!

 

圖為傑克森鎮鹿角祭時疊成的拱門

The four elk antler arches guarding the corners of Jackson Hole’s George Washington Memorial Park, more commonly called the Town Square, have become well known icons to the town’s many visitors. (by Yellowstone N.P.)

初到傑克森鎮(Jackson Hole)當地,筆者的第一印象是這個城鎮與紐西蘭皇后鎮極為相似!原因無他, 傑克森是美國相當著名的滑雪勝地,因應每年到訪的高消費力觀光客,核心街道上的店家主要由高價服飾店、紀念品店、餐廳組成,也因此與許多美系國家的重要觀光市鎮有著相似之處!

 

所謂的[漂舟釣](Drift Boat)絕非便宜的小船游湖導遊行程,單單是兩人包船的基本價碼動輒就超過700美元,再加上小費後,單日費用相當可觀!但因操槳的釣魚導遊可以帶著顧客在最妥適的狀況下用最短時間涵蓋最長河段,能告知顧客何時出手利用何種釣餌攻略哪個重點魚窟,也會在恰當的時候用鏡頭幫您捕捉光榮時刻的喜悅,對於追求完美的釣魚人來說,是相當值得的體驗!筆者更聽友人提過,如果聘請到可遇不可求的神釣導,甚至可以用操舟讓毛鉤漂入魚的攻擊區或幫助沒經驗的釣者合鉤中魚;一想到景象這就讓身為釣魚狂的團友們腎上腺素一直分泌啊!

蛇河景緻及漂舟釣

一個小時的漂舟行程中,釣導能引領顧客在短時間內搜索五到八哩河段中最有希望的釣點;換成靠步行溯溪高繞,想涵蓋相同的距離最少要近十多個小時,且許多溪段射程難及,故兩者的效率不可以道里計!

棕鱒、虹鱒中鉤後習性大不同

在台灣難有機會釣獲虹鱒,至於棕鱒更是不可能的任務,也因此釣友們很難體會這兩者之間的差異。都是鱒魚,卻因為「天性」的差異,讓釣遊過程更饒富趣味,這也是多方釣遊與接觸多種魚種後的一種樂趣與收穫!

筆者雖算不上釣遊世界,但也多少走訪多國體驗不同的對象魚種以及垂釣環境,其中蠻值得津津樂道的,便是虹鱒與棕鱒的差異。比起老虹鱒,其實老棕鱒更顯得精明謹慎些,或許是因為他們本來就偏好棲息在緩水的流域中,而這些地方正是倒木穿插、水草茂密,甚至是水質清透(因為水草產生生物過濾效果,可降低懸浮顆粒),也就養成了他們比起虹鱒,更難以上鉤。

去年在次走訪美國中西部,又來到著名的湧泉溪釣場,這條僅棲息著虹鱒與棕鱒的水域,更是讓人對兩種魚的個性印象深刻!

想釣棕鱒,一定是「迴流帶」或是「緩流區」,而且最好還是飄著浮萍與腐敗水草,或是大量水草旁的釣點。反觀虹鱒,則偏好較為流心或主流旁有一定流速的標點。

中了魚之後更有趣!即便是50公分的虹鱒,也都常會上演跳躍秀,接著就是上下竄游,但棕鱒呢?他可就來個毒龍鑽,死命地想往水草區、倒木區裡衝,看看能否藉此脫困。也難怪當日釣到第一尾42cm的棕鱒時,魚是菖大幫忙撈的,小宋則看看釣點說:「這點哪是鱒魚,根本是雷魚點吧!」。至於接下來36公分的小傢伙,則是用了個賤招,故意把他網流心的水草床牽引,而讓他自己卡進去,再七手八腳地從水草中用手把他趕進抄網中呢。

都是鱒魚,卻因為「天性」的差異,讓釣遊過程更饒富趣味,這也是多方釣遊與接觸多種魚種後的一種樂趣與收穫!

 

撰寫由 |二月 18th, 2017|釣遊及漁法|0條評論|

清、涼的盛夏大眼海鰱

清、涼的盛夏大眼海鰱

大眼海鰱這種廣鹽性性魚類(兩側迴游魚類)在生活史的不同階段有著不同偏好的水域,而成熟的海鰱多半離開內河,甚至是河口,前往更遼闊的大海。
雖然話說如此,當然也不是跑到外洋,而是多在沿岸附近巡游,覓食休息。

也因此每年春末夏初開始,著名的碧砂漁港便有海鰱釣季。
除了人工化的港區外,其實天然海岸作釣除了更有挑戰性外,其水色、景致更勝一籌!
而這才是西式毛鉤的真諦!
美景、美水、美魚。

….

….

….

話說,看人家貼影片,已羨慕跟濾濕就猛按讚

你們不知道影片裡面的蒙面人是誰吧? 

撰寫由 |二月 14th, 2017|釣遊及漁法|0條評論|

黃石公園北出口處驚鴻一瞥的年輕雄鹿剪影

黃石公園北出口處驚鴻一瞥的年輕雄鹿剪影

看到台灣搞魚王 阿昌的簽名起的共鳴,短短不到一分鐘間的逆光剪影,車上五人的鏡頭全部都在這唯一的焦點上!!!

 

猴老闆切換成攝影模式時抓到最後的鏡頭

釣魚要注意安全

我們常常說釣魚要注意安全,小至雨淋蟲咬,大至斷骨水淹,撇掉竿子斷掉不算,還能多危險?
#毛鉤屋

下圖是我跟Allen在北加州Walkers流域釣魚時,高繞回程經過的山獅腳印,牠的腳印跟我的臉一樣大,推估如果從後頸偷襲成功,70公斤重的我會在瞬間被叼走! 現場濃厚的尿味顯示一小時前正當我們拉魚大呼小叫的當下,這隻猛獸正從我們左手邊五公尺旁的山坡小徑通過!

 

We always say, safety is the best policy when we go fishing. But how risky it can be except breaking our beloved fly rod or our legs?
Well, the Death just passing by when Allen and I scanned through Walkers river for trouts in N.California. A mountain lion with its paws as large as […]

親訪IFFF 國際西式毛鉤釣友聯盟總部

親訪國際西式毛鉤釣友聯盟總部(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Fly Fisher)

對筆者來說,此番是第四次造訪美國,尤其是李文斯頓(Livinston)這個FFF(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Fly Fisher)所在地的小鎮都已是第二次,所以當然要來看看總部的模樣,尤其是它的小博物館與圖書館,應該讓我們這些愛好西式毛鉤的人,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吧!

在這個博物館中,可以看到各個拋投名人、綁製名家,或是許許多多的人所提供的收藏、工藝品等等,也可以看到西式毛鉤釣具的演進與變化。至於圖書館,雖然不大,但藏書卻相當豐富!
來到這兒,有一種親切感,館內的工作阿姨,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也非常熱心的替我們解說,讓大家倍感溫馨,像是回娘家一般。總而言之,這個上午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小時,卻讓這趟行程多了知性的內容。

話說 某人即便是考上IFFF各種證照,講出來的內容永遠是無趣的尖尖尖,對別人的應對進退永遠用利益跟好處在衡量,口中獎的理想永遠是剽竊別人的而起以後也做不到(還想拱他人做),看到別人有好的永遠是想用坳的免錢的(我教你拋投跟你換?),這樣的人生我看了只能搖頭

撰寫由 |二月 14th, 2017|釣遊及漁法|0條評論|

2016/1/1 賀年開版照

祝各位釣友新年愉快,事事順利!

北美毛鉤釣人的「最高」榮耀

北美毛鉤釣人的「最高」榮耀
#毛鉤屋

很多人看到這張照片大概第一個反應會以為是小虹鱒,但看起來又怪怪的,卻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其實這是北美的特有鱒魚魚種「金鱒」(Golden Trout),也是較少見與少人釣過的魚種。
金鱒原產地在Kern河,是加州中南部東側的一條河川,而因為有多條支流,所以又有二個亞種,分別是「柯恩南支流金鱒」、「金鱒溪金鱒」(Oncorhynchus mykiss aguabonita 註一)與小柯恩河金鱒(O. m. whitei)。由於在分類上它也是太平洋鱒鮭屬的一員,甚至在親緣上與虹鱒是系出同門,所以其外觀很像小虹鱒,但體側卻有著明顯的黃色(註二)。
之所以分布這麼狹小,就在於牠是典型的「冰河孑遺生物」,即肇因其不耐較高水溫,所以只能被侷限在高山溪流或湖泊中生活,在演化上自成一格。換句話說,想要一親牠的芳澤,就必需前往海拔3000英呎以上的山區,找尋牠的蹤跡。
此番感謝小宋這位海外自助旅行規劃專家的事前研究,讓這趟美國之旅又再多了一張新郵票,也使得自己在鱒鮭魚的釣獲種類上累積到15種。

註一:柯恩南支流金鱒與金鱒溪金鱒在分類尚屬於同一個亞種,但身體上的花紋則有明顯的不同,所以在釣人的分類裡是兩種不同的金鱒。
註二:小柯恩河金鱒的體側沒有那麼明顯的黃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