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遊及漁法

A Remote Place – Boulder River

A Remote Place – Boulder River

Boulder River 是個人在蒙大拿州最喜愛的一條溪流。比起超熱門的 Gallatin R. 和 Madison R.,前往Boulder R.的交通真的不算便利,除了位置偏遠,就連進出道路都只有碎石、泥土路,縱使顛簸的路況無法讓人享受駕駛四驅車在蒙大拿鄉下奔馳的快感,但放慢車速卻讓人更能細細品味沿途風光—蒙大拿獨有的大天空 (註)、無垠的荒野以及各種美妙的野生動物。

 

Boulder R.源於超過三千公尺的熊牙山脈,她那超清澈的溪水與幽靜的河谷風光,任誰看了都會對她迷戀不已,尤其在季末時前往Boulder R. 垂釣,更能體驗蒙大拿的孤寂之美,這也無怪乎當初導演勞伯瑞福會相中Boulder R. 作為大河戀的取景點。縱使半天下來連續脫鉤四尾虹鱒,似乎也就顯得無關緊要了。

註:蒙大拿州又有大天空(Big Sky)之稱

國境之南- 泰國鱧

本篇釣友詢問是否為龍鑾潭?

小店回應: 龍鑾潭屬於墾丁國家公園境內,是不能垂釣的,未來墾管處開放墾丁國家公園的垂釣區域它也不在其中,原因是龍鑾潭屬於「特殊景觀區」,是恆春的候鳥重要遷徙棲地。讓您誤會了,不好意思!

捲仔的原鄉

捲仔的原鄉

花東到高屏是捲仔(何氏棘「魚巴」)的原來自然分佈區域,但這些年卻因為人為放流,造成西部許多河川都出現他的蹤跡。

或許對釣友來說是件好事,但對於當地的自然生態卻有著不良影響,甚至激起部分地區的釣友、保育團體開始打算進行移除工作。

此番,還是回到他的原鄉,一探在湍急流水中其攝食的狠勁與粗獷的拉力,也順便一遊東部溪流的特殊地景風情。

本篇有釣友留言: 請移到台北 ,它們來這我會好好照顧它們 ,畢竟它們是國寶誒

抱歉小店深不以為然

其實任意移入外來種並不是好事,甚至有可能重創或摧毀原生生態系統。事實上,個人在與學術機關合作的過程中,認為捲仔應該曾被移入過大台北的流域,但好在水域均溫偏低,並不是很適合繁衍。總之,釣魚人也好、業餘漁民也罷,真的不應該為了私慾或私利就任意放流外來種,或是宣導這種亂放外來種的觀念。下附毛鉤屋左先生碩士論文探討外來魚種對原生魚種影響甚鉅

http://handle.ncl.edu.tw/11296/ndltd/91360653259790431039

人為放流對自然的影響極難控制, 這趟黃石之旅看到美國管理當局花了極大的功夫移除, 十幾年才略見成效, 因此人為放流需謹慎由當局執行, 不如跑一趟原生地來得有意

美西黃石區金鱒湖集錦

這是Approach團隊及FACT成員在2015/10美西之旅時,挑戰處於霜寒 高海拔的高山湖- Golden Trout Lake的記錄!

 

如果要我多說點: 還是三個字 [實行力]

零下2度,背負15公斤的裝備進行近三小時的高山圈谷繞行,並且在天色轉壞前見好就收快速下山

沒嚮導、沒挑夫、一切陌生的環境下、實際作釣時間不超過兩小時

這就是毛鉤屋的實力

撰寫由 |二月 13th, 2017|釣遊及漁法|0條評論|

2015/11/29 健行釣魚規劃課程分享

多謝小宋分享三段黃石區塊Back Country的健行釣魚行程! 截然不同的地景風貌與魚獲種類,完全滿點的安全守則及行程達成率。

如果說人生就是不斷的冒險及學習。套用小宋專業的規劃行程邏輯,海外釣行不只是圓夢,而且是美夢!

 

當然了,能否圓夢跟實行力有很大的關係,如果出國專靠跑管理釣場或是靠別人讓,出國前大張旗鼓夢幻結果夢碎回來墊墊不敢做聲,進了釣具店買不動還自稱成熟…,那就貽笑大方了

[現在咬啥]戰況表

[Kittredge Sports] 是一家在加州Mammoth地區頗富盛名的釣具店,是Allen兄帶著猴老闆在加州後山到處踩盤子時經過的據點之一

除了旁邊咖啡廳的妹長得很有個性外(抱歉! 這個沒圖),最值得參考的就是門口的[現在咬啥]戰況表!!
週邊區域重要水域的有效毛鉤經過各地釣友與店家情報交換,全部被登錄在這塊白板上! 如果您要去的點沒有記錄,那麼不妨進去跟店長聊一聊!!

 

這篇貼出之後有釣友回應: 這個好! 不像本地的釣友樣樣藏私.水準有待提升!

個人的回應是: 店家把點多報才會生意好,況且溫帶地區釣點魚訊多變,也不怕爆料

當然了, 只要您回頭看看我在上一篇[黃石五號毛鉤竿解析 2016]爆的料

我想本地釣友藏私也很剛好,法規跟釣友水準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咩

別跟巡警耍花樣!

別跟巡警耍花樣!  (by 小宋)

十月中旬的黃石公園,除了氣候上已正式邁入深秋,入園遊客人數也較上個月大幅減少,黃石公園總算再度恢復清靜。 豐富的野生動物生態是 Slough Creek 的特色,其中又以狼群最具有代表性。早晨獨行於 Slough Creek 步道時,隔壁Druid 山區傳來的狼嚎聲不絕於耳,第一次在野外聽到狼嚎聲雖不覺得心裏發毛,但這也提醒了我,這裡是野生動物的家園,狼,才是主宰黃石公園的王者!
獨自戰戰兢兢地走過前段約三公里的路程,總算在林線旁的小屋(Ranger Patrol Cabin)看到今天的第一個人影—國家公園巡邏員。原本正在維護工作站的巡邏員看到我的造訪,頗感驚訝,才聊沒幾句,其中一位國家公園巡邏員話鋒一轉,要求查核我的釣魚証與身份証,接著問我是來釣什麼魚的,並向我借毛鉤盒觀賞。巡邏員除了稱讚個人的毛鉤綁製手藝外,卻不忘提醒個人應該將某幾枚毛鉤的倒刺壓平。看似與巡邏員輕鬆聊天的過程,其實個人也很清楚對方的目的— 除了檢查個人是否俱有合法垂釣資格外,另一目的就是試探我是否做好充足的資訊準備。後來筆者又跟巡邏員聊到野生動物及攝影相關的話題,再加上他觀察到我的腰際上掛著一罐「驅熊噴霧劑」,以及個人登山背包內的裝備,顯示個人是有備而來,巡邏員原本臉上略帶嚴肅的表情,這才擠出些笑容。
長年在野外巡視的巡邏員,對於觀察環境擁有異於常人的高敏感性,哪個地方容易出沒哪幾隻動物,哪個河灣、哪棵樹木的位置與特徵如何,誰是合法遊客,誰又是盜獵者,盜獵者又會從哪條路線出沒,他們對於總總細節可謂瞭若指掌。再加上巡邏員普遍都有良好識別能力及隨身佩戴望遠鏡的習慣,當你以他們只是開著車從遠處經過時,殊不知他們可能也正在用望遠鏡觀察附近的野生動物和遊客的動態,哪怕遊客暗地丟垃圾或是戲弄野生動物的行為,都難逃巡邏員的鷹眼!為了遊的安全,玩得安心理得,事情掌握充足的資訊與遵守規定,是唯一正道!

蛇河尋鱒

蛇河尋鱒

蛇河(Snake River),在哪呢?它其實是發源於懷俄明州黃石公園附近一條長1,735公里的大河。說起蛇河,其名來自於它流經懷俄明州時,因為是一個較老的谷地與平原,所以河川有多處曲流,宛如蛇身一般,故而名之。

蛇河最特別的是它的原生鱒魚—蛇河割喉鱒,又稱為細點割喉鱒(Fine spot cutthroat trout)。蛇河割喉鱒原本是這裡的主人,卻也因為人類引入虹鱒、棕鱒與河鱒等外來魚種,而一度大幅減少。目前除了固定的復育計畫外,越來越多地區也針對外來鱒魚訂定出比較寬鬆的攜獲規則,因此蛇河割喉鱒的族群也逐漸復興。
遙想當年就讀研究所時,閱讀關於蛇河割喉鱒保育的相關論文,終於在多年後親身抵達這裡。站在河階台地上俯瞰蜿蜒的蛇河時,心中真的是充滿感動!畢竟從紙上到親臨,也算是完成了一個自己的夢想。

天冷心不冷

天冷心不冷!
隨著水、氣溫下降,今天比較少吳郭魚來亂,所以才能在兩小時內連莊三尾鯉魚。

從鴨臀絨石蛾成蟲到搖蚊成蟲

從鴨臀絨石蛾成蟲到搖蚊成蟲
海外釣游,除了有季節氣象難以掌控的風險外,另外就是水位、流速等變化了。也因此,前往海外釣由除了事前功課做的要多外,毛鉤種類、數量的準備自是不能小覷!同樣一條河、同樣一種魚,並且僅僅只是在百餘公尺的範圍內作釣,卻能因為水生昆蟲羽化的日周期差異,而必須頻頻觀察並選擇最合宜的樣式使用。

就像這次在蛇河的作釣經驗,早上10點半以前鮮有水生昆蟲羽化,也就看不到魚兒Rise,直到11點以後一隻隻蜉蝣飛出水面,緩流也頻頻看到石蛾在水面飛跳,這時鱒魚的攝食意願越來越強,於是乎拿出浮力佳又識別性好的#16鴨臀絨石蛾成蟲出手。

不過難的是,如何在紊亂的迴流帶中將毛鉤保持「自然飄浮」(Natural Drift),而不會刮出不自然的水紋,最終讓魚兒「信以為真」,才有機會請牠上岸。

即便是好點,也不可能釣之不盡。幾輪之後,加上中午的溫暖日照漸漸消逝,取而代之的主要水生昆蟲換成超小的搖蚊。別看這2~3mm的差距,對魚來說可是「顯而易見」,若是沒有識時務,那恐怕就只能乾望著水面一次次Rise的漣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