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鉤綁製

微型毛鉤- 四節蜉蝣以及搖蚊

一聽到[微型毛鉤],稍有點程度的釣友觀念會停留在蚊蚋如搖蚊或蠓,原因是英文Midge所指正是這類的昆蟲,但是Midge Fly卻該翻譯成微型毛鉤,其中除了蛹及羽化階段多為搖蚊類型外,乾毛鉤中尚含有大量的小型蜉蝣,模擬時多要用到#18 #20甚至以下大小的鉤子,也因此稱之微型

以下就是兩款微型毛鉤的例子

汽化燈上的四節蜉蝣

 

四節蜉蝣在體型上可說是蜉蝣中的小精靈。牠們體型小,卻數量頗多,在這個屬(genus)中,有不少種(species),並且分佈在許多不同的水域。
部分四節蜉蝣種類甚至還具有不錯的耐污性,因此在受到家庭廢水污染的溪流仍可見到,例如一些濕地、池塘、湖泊都會出現。
牠最大的特徵就是「小」,體型大約只有4~10mm,所以非得要#18~#28(註)的鉤子才符合牠的體型,尤其絕大多數種類多在#20以下。

除了小以外,外形上牠另一個明顯特徵就是只有一對翅膀,這在蜉蝣中是個「特例」。
所以下次您到溪邊,看到小小的蜉蝣,不妨仔細觀察,很容易就會遇上這溪邊小精靈喔!

註:該鉤型以毛鉤屋D100為準。

 

落在車蓋上的斑蚊, 尺寸只有#22, 模擬起來想必很傷眼啊!

Size#22 mosquitoes. Too small for my old man’s eyes.

事情有時候是這樣子,虧自己通常比較不會得罪人,但要是虧自己還要被說含X射X,那麼真的是當事人自己心裡有鬼過度自卑了!

持之以恆, 日有精進!

持之以恆, 日有精進!
#毛鉤屋

本次上課時, 一位未曾缺席的釣友取出這兩年課程中持續搜集的綁製材料套組。
礙於人力,毛鉤屋並未維持各個品項的庫存, 看這些為了教學熬夜做出的家庭手工業一口氣被翻出來,老實說還挺感心的!

A tying session attendee show me his Approach tying kits collection in last two years.

 

老實說,常常遇到客人開口要必殺毛鉤或是來個五千塊配到好的材料清單

毛鉤屋也不是沒有本事推薦,但總覺得剝奪客人探索跟成長的樂趣與毛鉤的本質是相抵觸而且遺憾的,如果一個六旬的釣友都能這麼持續好學追求進步,而且兩年後能依照釣場情況判斷調整毛鉤材料的搭配,那麼號稱網路世代的更年輕釣友們,有何不行?

或者我該說,別老是認為答案都在Youtube跟FB中,並沒有!

毛鉤屋不單只是商家,而是為了傳播這個親近自然釣法的文化平台,就算只想要拉魚,也別忘了當中充滿知識跟成長的樂趣! 這才是毛鉤屋能引領釣者新進的最大價值! 

攪泥小魚毛鉤

有時老毛鉤會漂亮地存活下來, 純粹是因為魚沒咬過它, 久而久之就成了紀念品

A Muddler Minnow that never get a strike. That is how it survives over decades.

釣友對本篇的留言是: Depends on the flavors bad whisky could last forever ….. Well good stuff won’t see the sunrise.

#毛鉤屋

 

 

小店因法規因素暫不販售進口孔雀毛

小店因法規因素暫不販售進口孔雀毛

公: 小姐! 小姐!! 看看我ㄟ~~
母: 夠了! 來點會的吧~

Male : señorita! señorita!* (西班牙文)
Female: Sólo lárgate…

 

說明: 因藍孔雀被列入瀕危名單故無法進出口,原材料可以採用商城中的珍珠光飾邊鬆線替代

Just in case you did not know, the common India blue peafowl is now on the CITES Appendix III list. You are no longer allowed to import or export their feathers or goods made with their feathers paperwork free.

http://www.ghy.com/trade-compliance/cites-expands-endangered-species-list/

(我當然知道台灣養孔雀跟養雞沒兩樣,不過開店首法是個前提,我們可不能像學法律的知法犯法賣東西還不報稅,您說是吧?)

 

同場加映: 甲蟲毛鉤

放這樣會不會有人一拖鞋下去?
拿孔雀尾羽支的天然色光來模擬甲蟲腹部的幾丁質反光真的是入木三分!

Peacock herls really […]

北美毛鉤釣人的「最高」榮耀

北美毛鉤釣人的「最高」榮耀
#毛鉤屋

很多人看到這張照片大概第一個反應會以為是小虹鱒,但看起來又怪怪的,卻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其實這是北美的特有鱒魚魚種「金鱒」(Golden Trout),也是較少見與少人釣過的魚種。
金鱒原產地在Kern河,是加州中南部東側的一條河川,而因為有多條支流,所以又有二個亞種,分別是「柯恩南支流金鱒」、「金鱒溪金鱒」(Oncorhynchus mykiss aguabonita 註一)與小柯恩河金鱒(O. m. whitei)。由於在分類上它也是太平洋鱒鮭屬的一員,甚至在親緣上與虹鱒是系出同門,所以其外觀很像小虹鱒,但體側卻有著明顯的黃色(註二)。
之所以分布這麼狹小,就在於牠是典型的「冰河孑遺生物」,即肇因其不耐較高水溫,所以只能被侷限在高山溪流或湖泊中生活,在演化上自成一格。換句話說,想要一親牠的芳澤,就必需前往海拔3000英呎以上的山區,找尋牠的蹤跡。
此番感謝小宋這位海外自助旅行規劃專家的事前研究,讓這趟美國之旅又再多了一張新郵票,也使得自己在鱒鮭魚的釣獲種類上累積到15種。

註一:柯恩南支流金鱒與金鱒溪金鱒在分類尚屬於同一個亞種,但身體上的花紋則有明顯的不同,所以在釣人的分類裡是兩種不同的金鱒。
註二:小柯恩河金鱒的體側沒有那麼明顯的黃色。

 

觀察箱中的毛鉤表現

水下動態攝影

有時你不僅要把毛鉤放到水下觀察, 更需要讓水流動起來!
您也許為這隻毛鉤的生動而有新鮮感, 我比較在意的卻是鉤尖如預期朝上的泳姿!

在水中軟簑毛毛鉤的游動狀態相當的生動, 難怪不少魚會忍不住咬一口!

撰寫由 |二月 13th, 2017|毛鉤綁製, 產品心得|0條評論|

小魚毛鉤綁製後的沾水測試

常鼓勵釣友測試的魚型毛鉤綁完要下水, 不管是放入水流觀察箱還是水龍頭下, 在流動中才會瞭解毛鉤水下呈現的風貌!

當然了, 離水晾乾時拍照又是另一種味道!

材料:

毛鉤屋S411SR 海水鉤#8

EP海水人造纖維

斑馬紋黑白色肩部簑毛

3D魚眼

UV膠

撰寫由 |二月 13th, 2017|毛鉤綁製, 產品心得|0條評論|

蛇河尋鱒

蛇河尋鱒

蛇河(Snake River),在哪呢?它其實是發源於懷俄明州黃石公園附近一條長1,735公里的大河。說起蛇河,其名來自於它流經懷俄明州時,因為是一個較老的谷地與平原,所以河川有多處曲流,宛如蛇身一般,故而名之。

蛇河最特別的是它的原生鱒魚—蛇河割喉鱒,又稱為細點割喉鱒(Fine spot cutthroat trout)。蛇河割喉鱒原本是這裡的主人,卻也因為人類引入虹鱒、棕鱒與河鱒等外來魚種,而一度大幅減少。目前除了固定的復育計畫外,越來越多地區也針對外來鱒魚訂定出比較寬鬆的攜獲規則,因此蛇河割喉鱒的族群也逐漸復興。
遙想當年就讀研究所時,閱讀關於蛇河割喉鱒保育的相關論文,終於在多年後親身抵達這裡。站在河階台地上俯瞰蜿蜒的蛇河時,心中真的是充滿感動!畢竟從紙上到親臨,也算是完成了一個自己的夢想。

天冷心不冷

天冷心不冷!
隨著水、氣溫下降,今天比較少吳郭魚來亂,所以才能在兩小時內連莊三尾鯉魚。

從鴨臀絨石蛾成蟲到搖蚊成蟲

從鴨臀絨石蛾成蟲到搖蚊成蟲
海外釣游,除了有季節氣象難以掌控的風險外,另外就是水位、流速等變化了。也因此,前往海外釣由除了事前功課做的要多外,毛鉤種類、數量的準備自是不能小覷!同樣一條河、同樣一種魚,並且僅僅只是在百餘公尺的範圍內作釣,卻能因為水生昆蟲羽化的日周期差異,而必須頻頻觀察並選擇最合宜的樣式使用。

就像這次在蛇河的作釣經驗,早上10點半以前鮮有水生昆蟲羽化,也就看不到魚兒Rise,直到11點以後一隻隻蜉蝣飛出水面,緩流也頻頻看到石蛾在水面飛跳,這時鱒魚的攝食意願越來越強,於是乎拿出浮力佳又識別性好的#16鴨臀絨石蛾成蟲出手。

不過難的是,如何在紊亂的迴流帶中將毛鉤保持「自然飄浮」(Natural Drift),而不會刮出不自然的水紋,最終讓魚兒「信以為真」,才有機會請牠上岸。

即便是好點,也不可能釣之不盡。幾輪之後,加上中午的溫暖日照漸漸消逝,取而代之的主要水生昆蟲換成超小的搖蚊。別看這2~3mm的差距,對魚來說可是「顯而易見」,若是沒有識時務,那恐怕就只能乾望著水面一次次Rise的漣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