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釣友的話 / To Fishers

保育及野趣

小店因法規因素暫不販售進口孔雀毛

小店因法規因素暫不販售進口孔雀毛

公: 小姐! 小姐!! 看看我ㄟ~~
母: 夠了! 來點會的吧~

Male : señorita! señorita!* (西班牙文)
Female: Sólo lárgate…

 

說明: 因藍孔雀被列入瀕危名單故無法進出口,原材料可以採用商城中的珍珠光飾邊鬆線替代

Just in case you did not know, the common India blue peafowl is now on the CITES Appendix III list. You are no longer allowed to import or export their feathers or goods made with their feathers paperwork free.

http://www.ghy.com/trade-compliance/cites-expands-endangered-species-list/

(我當然知道台灣養孔雀跟養雞沒兩樣,不過開店首法是個前提,我們可不能像學法律的知法犯法賣東西還不報稅,您說是吧?)

 

同場加映: 甲蟲毛鉤

放這樣會不會有人一拖鞋下去?
拿孔雀尾羽支的天然色光來模擬甲蟲腹部的幾丁質反光真的是入木三分!

Peacock herls really […]

黃石公園北出口處驚鴻一瞥的年輕雄鹿剪影

黃石公園北出口處驚鴻一瞥的年輕雄鹿剪影

看到台灣搞魚王 阿昌的簽名起的共鳴,短短不到一分鐘間的逆光剪影,車上五人的鏡頭全部都在這唯一的焦點上!!!

 

猴老闆切換成攝影模式時抓到最後的鏡頭

釣魚要注意安全

我們常常說釣魚要注意安全,小至雨淋蟲咬,大至斷骨水淹,撇掉竿子斷掉不算,還能多危險?
#毛鉤屋

下圖是我跟Allen在北加州Walkers流域釣魚時,高繞回程經過的山獅腳印,牠的腳印跟我的臉一樣大,推估如果從後頸偷襲成功,70公斤重的我會在瞬間被叼走! 現場濃厚的尿味顯示一小時前正當我們拉魚大呼小叫的當下,這隻猛獸正從我們左手邊五公尺旁的山坡小徑通過!

 

We always say, safety is the best policy when we go fishing. But how risky it can be except breaking our beloved fly rod or our legs?
Well, the Death just passing by when Allen and I scanned through Walkers river for trouts in N.California. A mountain lion with its paws as large as […]

A Remote Place – Boulder River

A Remote Place – Boulder River

Boulder River 是個人在蒙大拿州最喜愛的一條溪流。比起超熱門的 Gallatin R. 和 Madison R.,前往Boulder R.的交通真的不算便利,除了位置偏遠,就連進出道路都只有碎石、泥土路,縱使顛簸的路況無法讓人享受駕駛四驅車在蒙大拿鄉下奔馳的快感,但放慢車速卻讓人更能細細品味沿途風光—蒙大拿獨有的大天空 (註)、無垠的荒野以及各種美妙的野生動物。

 

Boulder R.源於超過三千公尺的熊牙山脈,她那超清澈的溪水與幽靜的河谷風光,任誰看了都會對她迷戀不已,尤其在季末時前往Boulder R. 垂釣,更能體驗蒙大拿的孤寂之美,這也無怪乎當初導演勞伯瑞福會相中Boulder R. 作為大河戀的取景點。縱使半天下來連續脫鉤四尾虹鱒,似乎也就顯得無關緊要了。

註:蒙大拿州又有大天空(Big Sky)之稱

國境之南- 泰國鱧

本篇釣友詢問是否為龍鑾潭?

小店回應: 龍鑾潭屬於墾丁國家公園境內,是不能垂釣的,未來墾管處開放墾丁國家公園的垂釣區域它也不在其中,原因是龍鑾潭屬於「特殊景觀區」,是恆春的候鳥重要遷徙棲地。讓您誤會了,不好意思!

捲仔的原鄉

捲仔的原鄉

花東到高屏是捲仔(何氏棘「魚巴」)的原來自然分佈區域,但這些年卻因為人為放流,造成西部許多河川都出現他的蹤跡。

或許對釣友來說是件好事,但對於當地的自然生態卻有著不良影響,甚至激起部分地區的釣友、保育團體開始打算進行移除工作。

此番,還是回到他的原鄉,一探在湍急流水中其攝食的狠勁與粗獷的拉力,也順便一遊東部溪流的特殊地景風情。

本篇有釣友留言: 請移到台北 ,它們來這我會好好照顧它們 ,畢竟它們是國寶誒

抱歉小店深不以為然

其實任意移入外來種並不是好事,甚至有可能重創或摧毀原生生態系統。事實上,個人在與學術機關合作的過程中,認為捲仔應該曾被移入過大台北的流域,但好在水域均溫偏低,並不是很適合繁衍。總之,釣魚人也好、業餘漁民也罷,真的不應該為了私慾或私利就任意放流外來種,或是宣導這種亂放外來種的觀念。下附毛鉤屋左先生碩士論文探討外來魚種對原生魚種影響甚鉅

http://handle.ncl.edu.tw/11296/ndltd/91360653259790431039

人為放流對自然的影響極難控制, 這趟黃石之旅看到美國管理當局花了極大的功夫移除, 十幾年才略見成效, 因此人為放流需謹慎由當局執行, 不如跑一趟原生地來得有意

別跟巡警耍花樣!

別跟巡警耍花樣!  (by 小宋)

十月中旬的黃石公園,除了氣候上已正式邁入深秋,入園遊客人數也較上個月大幅減少,黃石公園總算再度恢復清靜。 豐富的野生動物生態是 Slough Creek 的特色,其中又以狼群最具有代表性。早晨獨行於 Slough Creek 步道時,隔壁Druid 山區傳來的狼嚎聲不絕於耳,第一次在野外聽到狼嚎聲雖不覺得心裏發毛,但這也提醒了我,這裡是野生動物的家園,狼,才是主宰黃石公園的王者!
獨自戰戰兢兢地走過前段約三公里的路程,總算在林線旁的小屋(Ranger Patrol Cabin)看到今天的第一個人影—國家公園巡邏員。原本正在維護工作站的巡邏員看到我的造訪,頗感驚訝,才聊沒幾句,其中一位國家公園巡邏員話鋒一轉,要求查核我的釣魚証與身份証,接著問我是來釣什麼魚的,並向我借毛鉤盒觀賞。巡邏員除了稱讚個人的毛鉤綁製手藝外,卻不忘提醒個人應該將某幾枚毛鉤的倒刺壓平。看似與巡邏員輕鬆聊天的過程,其實個人也很清楚對方的目的— 除了檢查個人是否俱有合法垂釣資格外,另一目的就是試探我是否做好充足的資訊準備。後來筆者又跟巡邏員聊到野生動物及攝影相關的話題,再加上他觀察到我的腰際上掛著一罐「驅熊噴霧劑」,以及個人登山背包內的裝備,顯示個人是有備而來,巡邏員原本臉上略帶嚴肅的表情,這才擠出些笑容。
長年在野外巡視的巡邏員,對於觀察環境擁有異於常人的高敏感性,哪個地方容易出沒哪幾隻動物,哪個河灣、哪棵樹木的位置與特徵如何,誰是合法遊客,誰又是盜獵者,盜獵者又會從哪條路線出沒,他們對於總總細節可謂瞭若指掌。再加上巡邏員普遍都有良好識別能力及隨身佩戴望遠鏡的習慣,當你以他們只是開著車從遠處經過時,殊不知他們可能也正在用望遠鏡觀察附近的野生動物和遊客的動態,哪怕遊客暗地丟垃圾或是戲弄野生動物的行為,都難逃巡邏員的鷹眼!為了遊的安全,玩得安心理得,事情掌握充足的資訊與遵守規定,是唯一正道!

鱒魚萬花筒

Trout kaleidoscope
鱒の萬華鏡
鱒魚萬花筒

以下收錄左先生旅外釣遊拍攝各種品種鱒魚的體態花樣特寫

[魚眼]

 

 

 

 

 

 

 

 

 

 

 

 

[鰓蓋]

 

 

 

 

 

 

[體側]

 

 

 

 

 

 

 

 

 

 

 

有人出國釣鱒魚只有溪哥大, 有人出國花個十幾萬也沒見到目標魚, 毛鉤屋出國釣魚是在人生地不熟的野場手到擒來分品種收集, 這樣還看不出[讀書有什麼好處]嗎?

頻換毛鉤誘騙火洞溪精明小鱒

頻換毛鉤誘騙火洞溪精明小鱒

火洞溪的趣味就在於它是條「溫泉溪」,精準點說是「有溫泉流入的溪」,也因此它的水溫偏高。在這樣的特點下,它不僅是早春晚秋的熱門釣點,而且也因為就在191州際公路邊,所以裡面的鱒魚早就身經百戰,即老外說的「Highly educated」。

正因為如此,在這作釣除了感受特殊的地質景觀外,就是精準拋投與不斷控線,以避免因為主流拉扯重量線,而拖曳毛鉤,造成不自然飄流,被魚兒識破。除此之外,這兒的魚可是對於毛鉤的辨識度也頗高,即便毛鉤的色澤、大小符合當時正在與化的生棲昆蟲,但一款毛鉤卻都只能釣上一尾,或者一但被識破,就失去吸引魚的能力,這也讓人不得不敬佩,這裡的小鱒讓火洞溪變成考場!

ps.為了這幾條魚,大概前後換了10款毛鉤,文中5款是受到魚兒青睞的款式。

晨光隨景

這是沈大在某次露營拍的溪景
露營往往吃好喝好卻未必睡得好, 因為不用等到天亮, 就早有林間鳴鳥熱鬧地喚人起床!

既然醒著就爬起來幫天光水色留影吧!

撰寫由 |一月 17th, 2017|保育及野趣|0條評論|